聽淺(ฅ>ω<*ฅ)

这里阿浅,有时喜欢写写自己的脑洞

【法希】何谓守护(二)

Two

这个世界中,充斥着神秘莫测的魔法,弥漫着权力和欲望的激烈争夺。
人界,也称为亚特兰斯大陆。
在亚特兰斯大陆上,最强等级的魔法师被称为【法王】,他/她代表着整个国家最巅峰的力量,和拥有绝对的权利。
而在亚特兰斯大陆上,有这样十大家族,他们分别是:福特、奥嘉丁、维斯普、撒克洛尔、巴特莱、克莱斯特、狄克、雷克斯、诺尔和培迪家族。如果能同场见到十大家族,这估计会是很重大的宴会了。毕竟他们身为贵族中的贵族,很少会一起出现在众人眼中。

圣堡罗魔法学院,由当时几位魔法师创办于1825年,主要使用欧式风格建筑,校园里的天花则是用魔法维持,会随着一天24小时天气的变化而变换着。
为了成为最强魔法师,到了法定年龄的年轻法师们开始进入魔法学校学习魔法,也有一些例外的人,在家跟着家里的魔法师们学习。
人界的最强魔法师被称为【法王】,魔界最强者是【魔王】,而神界的最强者是【天王】。
而他们,则是为了成为亚特兰斯大陆上最强魔法师就读于圣堡罗魔法学院。尽管【法王】只有一人可当,但他们约定好,无论最后谁是赢家,都要做一位善良正直的【法王】,尽量保持亚特兰斯大陆和平。

让自己整个人失去重力般倒向宿舍的柔软的床上,用手挡住刺眼的光线,“没想到第一天到学校就这么累啊。”法音暗自想着,听着紫馨轻轻地哼唱着,整理着宿舍里不多的家具。
因为太累,法音并没有仔细地观赏这个自己将要待好几年的地方,她在紫馨的歌声中缓缓睡着。
然后,她又梦到了那个已经好几个月没有梦到的梦。

依然是自己穿着白色的长裙,静静的在看着那个紫色的背影。她想要走前去看清楚那个男子的模样,却发现在梦中,她居然控制不了自己的一切动作。
自己像是局外人般观赏着电影般,只是一直在那个紫色身影身后,站在向日葵的花园中,清风微微吹过,那自然垂放没有绑起来的赤色长发随风吹起小小的幅度,时不时有几条调皮的擦过脸颊,有点痒痒的。
努力从自己喉咙发出声音,让那个背着自己的男人转过身来,却一丝声音都无法发出,只能就一直保持着站着看着那个人的背影的姿势。
直到自己醒来。

“法音·撒克洛尔小姐,你…你好。”睁开双眼时看到一位有着漂亮金色闪亮发色的女孩子带着小心翼翼的表情俯视着自己。
“你是?”法音坐起身来,脑袋因为刚刚做了梦的关系,觉得有点沉沉的,不太舒服。
那位女孩子像是怕惊扰到法音一样,她微微紧张地抓着自己校服的衣角,“我…我是和你一个宿舍的花宫花梨。”说完后那双和发色一样的金黄色眼眸悄悄地以着以为法音发现不了自己偷看她的角度观察着法音。
法音看着像是小兔子般的花宫花梨,她笑了笑,虽然笑容幅度不大,但是站在她面前的花梨看到那朵仿佛带着点温柔以及美好的笑容,她忽然觉得,法音的笑容真的很治愈。
其实,花梨,你本人才是治愈了法音,所以她才能笑出你认为治愈了你的笑容。

花宫花梨仿佛小媳妇般的跟在法音身后走着,法音看着花梨因为旁人注视的眼光越低越下的头颅,她转过身来,右手挽着花梨的左手。虽然这个亲密的举动吓了花梨一跳,但无碍于法音的行动。
“她就是撒克洛尔家的小姐吗,也不是传言中那么漂亮。”不大不小的声音突兀的出现在讨论声中,本来还在窃窃私语的人们都静静的看向声源处。
有好奇,有漠视,但更多的是看热闹的眼神和心态。
法音看向自己左边不远处站着的两三个女孩子的方向,莞尔一笑。
“你是哪位?”

评论
热度(7)